当前位置:宝书网笔趣阁>穿越小说>寒门贵子> 第四十四章 无解毒局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四十四章 无解毒局

袁青杞越想越觉得这是绝妙的主意,三清并列,抬高了黄庭宗的地位,也没有弱了老君的名头。

宁玄古不会拒绝!

“我真好奇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,怎么任何难题在你手里都能迎刃而解?”

徐佑自若道:“无他,唯多读书尔!”

袁青杞神色不善,道:“呵,你是笑我浅薄?”

“不,我是说元君就像一本天书,每次和你交谈,我都会福至心灵,茅塞顿开……”

袁青杞没好气道:“大将军如此轻浮,统摄中外,何以服众?”

徐佑笑了笑,道:“赏罚分明,自然服众,和性情无关!”

袁青杞白了他一眼,起身告辞离开。

徐佑也没有再过多关注她和宁玄古之间的交易,两人都是聪明人,知道如何解决分歧,共谋发展,现在毕竟不是天师道独尊的时代了,谁能抓住这个机会,谁就可以重新崛起一个宗门。

这是千秋万代的盛业,某种程度来说,并不比一姓天下逊色多少,甚至犹有过之,因为一姓的皇权只能延续数十数百年,可一宗的神权却能流传千年不绝。

又过了两日,徐佑见到了于忠,身为北魏间谍的大头目,负责江东白鹭官的灭蒙,真是不见外的把金陵当成了平城,把大将军府当成了自家后花园,进门的时候还他妈的客客气气的跟出入府里的官员们打招呼。

于忠的公开身份是梁州来的大商贾,各地倒腾贸易,没有固定路线,什么赚钱倒腾什么,至于为何和大将军来往,这很好理解,大将军也得吃饭,也得挣钱,娶了媳妇也得养家糊口啊。

你说大将军有钱?

钱谁嫌多呢!

所以,于忠在金陵混的很不错。

这也是徐佑有意为之,于忠曾多次出现在长干里,秘府再强大,也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,干脆把两人关系摆到明面上,只要经得起查,就不怕有人背后搞鬼。

“你怎么来了?先坐着,桌子上有茶,自己倒。”

徐佑低头飞快的签署了一份重要文件,盖章用印后交给张桐,吩咐道:“此事尽快办,告诉运曹掾,我不管他多少难处,七日之内,必须找到足够多的船只,完成前方的粮草调度。”

“诺!”

张桐经过于忠时对他点点头,于忠忙站起来,目送张桐离开,对徐佑身边的心腹,他向来不缺乏尊重。

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徐佑又忙碌了一阵,终于得空和于忠说话,于忠笑了笑,道:“没事,好久没向大将军请安了,这次经过金陵,特来拜见。”

徐佑知道他是有重要的事情禀告,推开面前堆积如山的各种等到他批示的文件,道:“走吧,中午一起吃饭!”

后花园。

于忠先行道贺,恭祝徐佑荣升端戎,然后说明来意,道:“大将军,元光一直在洛阳等候,命我来问,究竟何时安排和孙冠的决战?”

“怎么,元光等不及了?”徐佑笑道。

“倒也不是,主要平城那边催促他回京,皇帝接连下了几道旨意,元光有些顶不住了……”

“哦?平城刚刚经过一场大乱,局势还没完全平复,元瑜逼元光回京干吗?”

“改官制,准备封元光为太尉!”

北魏的这次改制影响深远,元瑜借高腾案,杀的贵戚豪族人人心惊,莫敢反抗,准备趁机推行新官制。

首先废除八部大人,将各大部族参政议政的根基给切断。其次,废除内朝诸曹,设三公九卿和三省六部,三公九卿全是虚衔,有名无权,三省互相制衡,中书取旨,门下封驳,尚书奉行。然后,取消大将军一职,不再常设。另设都督中外诸军事,只有临战时才授予主将,也不常设。

上一次经过全盘汉化,已经极大的打击了鲜卑贵族的力量,这次改制如果成功,又将全方面的加重中央集权,到了那时,元瑜的声音会高过各大部族的声音,成为真正君临北国的皇帝。

改制还在筹备当中,不日将公布,但首要目标元光必须回到京城,在皇帝的控制之中,才能杜绝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。

“你回复元光,我将于五月初五再次伐蜀,最多用两到三个月就能打到成都,届时会安排他和孙冠一战。”

于忠没有问徐佑,孙冠又不是傀儡,怎么会听从徐佑的安排,但他知道,徐佑只要敢这样说,必定有他的把握,

“若只有两三个月,元光应该不会选择回京……”

徐佑道:“你也不看好元光回京后的下场?”

于忠深思熟虑过这个问题,回答的有条不紊,道:“自击败柔然后,没了边境的威胁,元光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。他辞去大将军,幽居家里,不问世事,可秘府散布的那两句谶谣,北疆出真龙,明月照平城,再次引起了元瑜的疑心,且谶谣的效果远胜任何污蔑,这是元瑜心里拔不掉的毒刺。要不是大将军西征,洛阳局势危急,元瑜无奈再次启用元光,他很可能早被幽禁府中,或许赐了毒酒也说不定……”

种什么果,结什么因,当初秘府给元光点的眼药,发酵了这么久,已经成了致命的毒药。

徐佑道:“所以说,元光若想和孙冠一战,这次就得抗旨?”

于忠道:“是,其实元瑜更怕元光公开抗旨,导致改官制无法推进,故明面上不会给他旨意,只是私下里派人前往洛阳传口谕要他回京。元光越是拒绝,元瑜疑心越重,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,早晚要出祸事。除非……”

徐佑笑道:“除非元光败于孙冠之手,死在益州?”

“对元瑜而言,如果元光抗旨不回京,也只能盼着元光死在益州。何况,就算元光赢了孙冠,也必定会受重伤,那时候再暗中布局杀之,免去了弑弟的恶名,其实更加有利。”

兄弟猜忌至此,别说元瑜心狠,就是李世民又如何?

争权夺利,无非两条路,一个精神消灭,搞臭搞倒,再无力复出,一个肉体消灭,身死魂散,更是一劳永逸。

世间胜过亲情友情爱情,遮蔽了人性的善,张扬了人性的恶的,唯有权力!

于忠真是对徐佑佩服的五体投地,平益州最大的变数是孙冠,为了对付孙冠,他竟然说服了元光,然后又因和孙冠一战,导致元光抗旨,和元瑜彻底决裂。很大可能,南北两国的大宗师,都会在这场错综复杂的战局里送掉性命。

二桃杀三士算什么?

这才是真正的无解毒局!

于忠刚走,山宗又来,徐佑连如厕的时间都没有,道心玄微压制着膀胱的收缩频率,黑着脸道:“长话短说。”

“端戎,柳红玉回京了!”

“嗯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柳权被逼着回家养老,带走了柳红玉,徐佑派人把萧药儿的调解信送了给她,这段时日风平浪静,还以为终于了却了一桩旧怨,没想到还有后续?

“她,她刚才入府行刺,被我抓住了……”

“清明没在,以你府内现在的防卫力度,她是杀不了你,可你怎么抓住人的?”

小宗师就算杀不了你也可以逃脱,想抓住,必须同样有小宗师坐镇,山宗也是满头雾水,道:“她就那么突然出现,然后被亲兵用弓弩指着,就束手就擒了!”

徐佑听得好奇,忘了如厕的事,道:“没反抗?”

“没有!”

徐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山宗,山宗跟着莫名其妙,低头看看衣服,看看鞋子,道:“哪脏了?”

“我估计,你小子要交桃花运了。”

“嗯?”

山宗挠了挠头,道:“我的桃花运一直不错啊……”

凡尔赛?

你丫的混迹溟海,除了拿钱买炮,就是随地耦合,跟桃花有关系吗?

徐佑瞪了瞪他,道:“不久前,秘府在河东的探子传回来消息,说柳权欲和袁阶攀亲,把柳红玉嫁给袁峥为妻,柳红玉很是抵触……她这是逃婚投靠你来了……”

四大顶级门阀之间的亲事,必然考究良多,柳权选择袁氏,是因为袁阶从晋陵太守升任丹阳尹,袁青杞又被赐了元君封号,圣眷正隆。另一方面,徐佑使离间计,点明了六天和庾氏的关系,在庾、柳牢不可破的联盟里砍了一刀裂痕,让柳宁对庾心生警兆,从而选择另外的路。

袁氏和徐佑向来亲密,以柳红玉一人的幸福,结交袁氏,示好徐佑,对柳氏而言,是根本不需要考虑的事。

想想袁峥的人品……

怪不得柳红玉逃婚。

山宗相信不能,睁大迷惑的小眼睛,道:“她逃婚,哪不能去?非得来找我麻烦?”

“女儿家的心思,你又知道多少?她或许是不想活了,死之前也得拉你垫背,或许是打算最后杀你一次,杀不死就干脆赖上你了……柳红玉这么多年不肯嫁人,很可能因为心里放不下你……”

山宗苦笑道:“那是她恨我……”

“爱到深处是恨,恨到深处就是爱了。”徐佑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,你也不能大意,先关起来,我让鱼道真过去探探她的口风,要说了解女人,还是女人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